第317(章孕吐 (7)

小说:师傅不要啊全文阅读 作者:未知

我要nph小说,点击进入

    把推开我上前与他缠斗起来。师父的气息不稳,但好在对他的路数很是了解,不会硬碰硬,而是灵巧的躲避著。可是师父毕竟力有不及,几招之後就有些落了下风,我急的要命,可是也知道自己上前不能帮什麽忙。

    “宇文,带她走!”师父喊道。

    宇文一愣,连忙一把抱起我施轻功跑了起来,“我不走,师父!”我竭力的挣扎,拍打著宇文的肩膀。蒙面人眼看我们离开,猛地一掌击中师父肩膀,师父倒退了两步,转身冲著我们喊,“走!”

    虽然很努力很努力的掩饰,但我还是远远看到了他口里的鲜血,他忍著不让那血流出来,仍然死死的抓住蒙面人。蒙面人双目已经发红,面色越来越狠厉。

    “放开我!”我疯了一般的尖叫出声,按住宇文的肩膀侧身跳下,猛地从靴子中拔出了那把削铁如泥的宝刀──三哥给我以後,就没有离过身,没想到用在了现在。

    “住手。”我的声音比自己想象的要平静。刀子紧紧的抵在脖颈上,往下一分就是大脉,轻轻一按,即使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所以我笑了,他要留著我的命换魂,我死了,母亲也救不回来。

    “犀儿,傻孩子,别做傻事。”温涯师父声音微微颤抖,说话的时候嘴角沁出一道殷红的血迹。

    “你疯了!”蒙面人往前一步,双手攥成拳。

    “你才疯了,”我看著他,嘴角挑起轻蔑的笑容,“我的母亲怎麽会爱上你。”

    “你!”蒙面人呼哧呼哧的喘著气,额角暴起青筋。

    “难道我说错了吗?当初你放弃我母亲,我母亲选择离开,遇到了我父皇,她死在皇宫里是她的命数,原怨不得你。怪只怪她爱错了人。”我缓缓的朝著他们的方向走,“可是现在你又在做什麽?置这麽多人的姓命於不顾,只为了让我母亲复生,你以为母亲她活过来会开心吗?”

    376.谁生谁死

    “胡说,不是我,根本不是我想要她回来!是他!”蒙面人双目赤红的怒吼。

    “呵,我原本还觉得你很可怜,可是现在看来,你不过是个胆小鬼,连自己的做的事情都不敢承认,还要骗自己是别人做的,你敢说就真的不知道吗?”

    “不要再说了!”他恶狠狠的向前,双手攥成拳头,呼吸急促,目光散乱,看样子在极度忍耐著自己的怒火,我知道已经成功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又接著说道,

    “我原本就不想说,是你不肯放过我们一家,为了自己的私欲连亲生儿子都不放过,明知道我的肚子里怀著师父的骨肉竟然还要杀掉我换回你的爱人,你说我的孩子叫你什麽,爷爷还是爹?我不相信自己的母亲会喜欢你这样的人!”

    “你!”蒙面人五官几近扭曲,捂著脑袋怒吼一声却哆嗦著再说不出其他的话,师父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他,“犀儿,不要说了!”

    一开始只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可是这样说著心中的委屈就越发的多,“为了挽回你自己的做错的事情就牺牲这麽多条姓命,你觉得我母亲灵魂回来以後就会跟著你?”冷笑一声,“母亲离开你以後跟了我父皇五年,在我记忆里他们恩爱的很。如果我母亲的灵魂换回来,你说她是记得你多一些,还是记得我父亲多一些?如果她问起我来,你要怎麽跟她说你杀了我?”

    “胡说,”他咬牙切齿的抬起头,“洛洪昭心中只有自己!他明知道你母亲是圣女一族才故意接近,你母亲就是被他比死的!他不过是想借你母亲生出一个圣女好做长命百岁灵丹的药引!”

    “呵,说起来,你们这些人真是没什麽区别,一个个只想著自己。”我内心翻腾著,脸上却竭力的平静。在帝都的最後那段日子,很多事情都证明了他说的没错,自己的父亲竟然想用我做药引,笑笑,我还能更惨些吗?

    “你这个……我要杀了你!”蒙面人痛苦的shenyin,诅咒的话像是从齿缝间挤出来的一样。

    “好啊,杀掉我大家清静,”我越过他看著师父,师父的嘴角的鲜血一直在往下流,应该是伤到内脏了,此时担忧的看著我,我深深的看著他的眼睛,“今生无缘,我与师父约定来生。师父,我带著我们的孩子先走一步,我宁愿死,也不愿意让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背弃我们的诺言。师父,犀儿无论生死都是你的妻子。”手下微微用力,刀尖划破外层的肌肤,脖子一凉,顿时有鲜血缓缓的流了下来。

    “不要,你不能……”蒙面人双手捂住头痛苦的shenyin,师父手下失力,他已经跪在了地上。

    “犀儿,你不要孩子气。”师父面色苍白的吓人,冲著我伸过手,微微一笑,“乖,把刀子放下。”

    “师父过来,我就放下。”我也伸出了手。

    “犀儿,师父会去找你。”温涯师父说著有些为难的低头看著蒙面人,他跪在地上微微颤抖,这样脆弱的样子,师父看了也难受吧,毕竟是亲生父亲。我知道师父还有其他的意思,他想拿回玉璧,可是蒙面人现在的j神本来就有问题,武功又那麽高强,师父受了这麽严重的伤,根本就没有一点点胜算,无乱如何我都不愿师父面临一点点危险。

    “去,把她给我抓来。”蒙面人咬牙切齿的几乎趴在地上,忽然又猛地抬起头,眼中满是哀求,“不要走,让芊儿回来。”

    一时又扬起脸怒吼,一时又痛苦的shenyin,头一次看到这样的架势,我吓了一跳。就在这时忽然感到手下一痛,手里的刀子已经飞了出去。一双有力的双手从後面死死的抱住我,“犀儿,你吓死我了,你吓死我了。”

    “宇文。”当身体靠在有力的怀抱中时,我才感到自己的身体抖得有多厉害。

    “宇文,带她走!”温离师父说道,我紧紧抓住宇文的胳膊,“我不走,宇文带我走我就去死。”

    “犀儿,你不要不听话!”温离师父氤氲起了怒色,眉头紧皱,“你连师父的话都不听了吗?”

    “师父!”我咬著嘴唇,委屈的泪水在眼圈里打转,“师父只知道心疼犀儿,不知道犀儿心疼师父的心也是一样的吗?犀儿真的就那麽贪生怕死,要用师父的安危换那所谓的自由?”

    “你这个孩子,”师父嘴唇微动,却不再说话,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已是决绝的神色,“洛灵犀,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你要好好保护她,不能轻易说生死。宇文带他走!”最後一句话已经是怒吼。

    “你给我留下!”蜷缩在地上的人忽然冷冷的说道,那声音吓了我一跳。蒙面人,不,他已经摘下了面具,我师父的父亲温临风缓缓的站了起来,脸上没有表情,却比有表情的时候还要可怕,“我要做的事,没有人能够阻拦!”

    师父面色一凛,怒吼,“走!”便上前拦住了他,温临风头也不回猛地向後挥袖,师父连忙向右侧一闪,旁边的玉石棺材被击中,一角上有碎裂的玉石碎片飞溅出来。

    师父再次上前与温临风缠斗,一边喊著,“等什麽,快走!”

    “温兄闭气!”熟悉的声音忽然喊道,我心下一动,是青岩!只见青岩猛地起身,抓住青岩一口鲜血喷在温临风脸上,温临风的脸上霎时血迹斑斑好不恐怖,他扶住胸口,向後退了一步。

    青岩的血液里有毒药吗?我记得他说过自己从小就被泡在毒药里长大,这样的血是有毒的?看温临风的样子,难道他中毒了?心中不由得一松,他要是中毒,一切都好说了。

    师父扶著青岩向後退了一步,所有人的心里恐怕都微微松了一口气,所以当猝变发生的时候,竟然全部都愣住了。

    温临风猛地向著青岩击去时,只有师父以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上前挡住了那一掌,然後他就那麽飞了起来,身体重重的砸在了玉石棺材上,滚落下来。

    轻飘飘的,像树叶一样,我的心里忽然这样想。

    377.玉碎(史上最虐,慎入)大结局1

    嘴角不受控制的抽动著,师父两个字怎麽也喊不出来,哽在那里噎得我难以呼吸。

    “涯儿!”温临风痛苦的怒吼一声奔了过去,我推开宇文跑到师父的身边跪下,一把抱住了师父,冲著温临风喊道,“不要你碰,你走!”师父大口大口的吐出鲜血,手指颤巍巍的抬起,到我的脸上却滑了下去,我吓得要命,拉著他的手哭了出来。

    温临风面如死灰的坐在了一边。

    “青岩,青岩你快来看看师父呀!”我扭过头冲著青岩喊,他就在我身後,“犀儿,温兄有话跟你说。”

    “你这是什麽意思左青岩,你快救我师父呀,我什麽都不听,你快救他!”我死死的抱著师父,眼泪不停的模糊著双眼,抬起袖子擦眼泪,每一次擦过以後很快就看不清楚。

    “犀儿,温兄已经竭尽全力了,他早就受了内伤,前段时间中毒又未全解,给我运功疗伤的时候竟然走火入魔,把卝毒全吸到自己的体内,身体本就残败不堪,现在又受了这麽严重的内伤……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了。”青岩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带著一丝哽咽,我不可置信的低头看著温涯师父,扶著他下巴的手上已经是一大片血。温涯师父看著我,眼神中满是安慰。

    “傻孩子,让你走……怎麽不走呢……”师父喉咙颤抖,艰难的说道。

    “师父早就知道了对不对,师父就没打算再见犀儿对不对……师父真坏,犀儿不喜欢你了。”我吸吸鼻子,竭力不让自己在哭出声,仿佛那样师父就可以不死一样。

    “都……怪我……”师父看著我,眼睛还是那麽温柔,好像世界上最温暖的玉一样。

    “不,都是犀儿不好,师父如果没遇见犀儿,肯定比现在幸福。”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下来,我吸吸鼻子,“师父走,犀儿和孩子也跟你走。”

    “不许……”师父身子猛地一挺咳嗽起来,青岩连忙过来,拿起身边的那些银针刷刷刷几下给师父c了进去。

    “犀儿,你不要再说这些话了,温兄还有一刻锺的时间,你们好好说说话。”青岩退到了一边,站在宇文身旁。

    我慌乱的抱住师父,一个劲说,“师父是犀儿做了,是犀儿不好,你不要生气。”

    “傻……孩子……”脸颊一凉,是师父的手贴在了我的脸上,青岩的银针让他有了些力气。

    “师父,犀儿没有你活不下去的……”我抽噎的扶住他的手,贴在脸颊上。

    “我们的孩子……你要照顾好她……不要……咳咳……”师父咳嗽了一会儿,说道,“不要让她受委屈。”我知道,师父是用这个理由不让我跟著他死。说完话,他就一直看著我。後背一暖,一个声音从身後说道,“温兄,我们会照顾好她们母女,你放心。”

    我心里已经完全凉了,师父死了我也不想活下去,可是现在我不能让师父生气。

    “不会的。”我说道。

    “骗我……就让我不得好死……”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师父的眼睛竟然又闪出那样坏坏的光芒,随後又黯淡了下去,终於忍不住又痛哭出声,“温涯,你这个坏蛋!”

    他说我骗他,他会不得好死,这在大昌是最严厉的诅咒,师父太了解我了,他竟然用诅咒自己的方式来阻止我。

    “父亲,咳咳……”师父猛地起身,冲著一边垂头的温临风喊道,温临风抬起头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发出惊讶声,他的两鬓竟然这麽一会儿就已经斑白。

    温临风看著师父,师父说道,“求父亲……放犀儿走……玉璧……咳咳……”他咳著吐出大口大口的鲜血,整件白色衣襟、我的袖子全部都染红了,我吓得要命,连忙喊青岩,青岩上前按住师父胸前的一处,师父xi了一会儿才稍微平静下来。

    “好,我答应你。”温临风说道,声音苍老了几十岁。

    “儿子……不孝……”温涯师父说道,“阿离……都听我的……不要怪他……”

    温临风看著师父,眼神中竟又有一丝温暖,“你从小就调皮,阿离总愿意听你的。”

    我捂住嘴,无声的哭著。

    温临风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手里不知道拿著什麽东西,猛地向石厅通向外面的出口处一甩,只听得!的一声巨响,整个石室都晃动著落下了很多灰,我连忙趴在师父身上为他挡著,然後就听到了喧哗声。

    “犀儿!”温离师父的声音,我抬起头向那边看去,温离师父带头跑了进来。

    “父亲……”温离师父看到温临风顿住了脚步,可当看到躺在地上的师父时,忍不住叫出声,“大哥!”眼前一晃,温离师父跑到了眼前,俯下身子低头看著温涯师父,“大哥,你怎麽了?”

    他拉起师父的手摸著脉,然後就是面如死灰,言语中已经带著一丝决绝,“大哥,是谁伤的你?是谁伤你,我杀了他。”声音那麽平静,冷的如同千年寒冰。

    “阿离,不要孩子气……”温涯师父看著他,“犀儿胶给你了,还有……我们的孩子。”

    “大哥!”师父颤抖的拉著我的手放在温离师父手上,看样子已经费了很大力气,大声xi著,我连忙在他胸前给他顺著气。

    “父亲已经……答应……咳咳……”温涯师父的目光看著人群,似乎在寻找著温临风,我也转过头,却没有看到他,他走了?

    “好的大哥,我知道了。”温离师父的手紧紧攥著我和温涯师父的手。

    “涯儿!”悲痛苍老的声音传来,拄著拐杖的七阙大司命从後面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

    “大师父!”我哭著看大司命,他也老泪纵横的说不出话来。

    温涯师父好像很累,眼皮都要抬不起来了。

    “温兄,还有什麽话想说吗?”青岩沈声说道。

    “我……”师父费力的睁开眼,一一看过面前的人,最後落在我的身上,我慌忙握紧他的手,“没後悔……很开心……”

    那只手忽然不动了。

    “师父,师父……你不要逗我了,你快睁开眼……”我抱住师父轻轻的摇晃,师父一动不动。

    “大哥……”温离师父哽咽了,坐在师父身边眼泪大滴大滴的掉下来。

    “犀儿,你要坚强些。”青岩和宇文站在我的两边,手都放在我肩膀上。

    我颤抖著回头看著他们,“你们这是做什麽,师父还没死你们这是做什麽?!”

    “丫头,人死灯灭,你不要让你师父担心。”七阙大师父说。

    人死灯灭,人死灯灭……我看著低头师父,他死了?

    “啊!”我死死的抱住温涯师父仰天长啸,眼前一片猩红。

    378.逆天夺命,大结局2

    平地似乎生出了一股风,身边的人好像被隔在什麽东西以外,与我再没有什麽关系。有人上前想要碰师父我死死护著他大喊大叫,生怕他们带走师父我就再也见不到他了。脑海中忽的闪过一个类型的情景,青岩,对,我给青岩喝了血他就复活了,怎麽把这件事忘了!

    我伸手擦了擦迷茫的双眼,在脚下找到一块碎玉,猛地划破手腕,一股带著莲花味的鲜血喷了出来,我按到师父口中,师父的嘴唇紧紧的闭著,怎麽也喝不进去。

    “师父,你喝点,喝一点啊!”我慌乱的扒著师父的下巴,身子已经被一个人紧紧抱住,手腕被抓住按著x位止血,“犀儿,你师父中了玉璧的卝毒,血是不管用的!”

    “你走开,我的血能管用的,死人都能复活,师父还没死,他身体还热著,你摸摸!”我忍不住哭出声,“你不要拦著我救师父啊,过一会儿就晚了!”

    “犀儿!”温离师父扶著我的肩膀,“你不要糟蹋自己的身子了,如果可以这样救我们怎麽会干等著?你这样大哥多难过……”

    “阿离,他们骗我,你不会骗我吧?师父没死对不对?”我擦掉眼前的一片红色云雾,认真的看著温离师父。

    “傻孩子。”他的眼泪流了下来,手上拿起一块白绢擦了擦我的眼角,我看到白绢上都是血,这才想到眼睛一直看不清楚,原来是流了血泪。

    温离师父拉起我的胳膊,青岩连忙上前用银针给我止血,我挣扎著让他们放开我,一不小心让躺在我腿上的师父滑了下去,他的手没有力气的垂到一边,仿佛在印证他已经死了这个事实。

    我哭著上前拉他,却被温离师父死死的抱在怀里,“犀儿,你这样让大哥怎麽安心走!”

    “谁让他走,我不许他走!”我挣扎著想要拉住师父,却见一个人佝偻著身子过来,递过了一个绿色的东西,我擦了擦眼,是一块通体碧绿的玉碧,玉璧上雕著不知什麽图案,被血浸的有深深浅浅的红痕。

    “你给我这个做什麽,我不要!”我接过玉璧,挥手就向一边扔过去,却见那块玉璧如被磁石吸引一样落在了师父身上,神奇般的将我刚刚喷到师父脸边和身上血都吸了进去,那丝丝红色竟然全部渗入玉璧,玉璧发出短暂的白色亮光,随後又恢复了碧绿。

    身边所有的人都愣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不可置信的说道,“难道那传说是真的?”是七阙大师父。

    “大师父!”温离师父咬牙喊了一声,七阙大师父不再说话。我听到他那句话好像跟师父有关,连忙问道,“大师父可有就师父的法子?”

    “这……”七阙大师父看了看温离师父,温离师父紧紧的抱著我,面沈如水。

    我连忙说道,“不管什麽办法,我们都要试一试。”

    所有的人都看著七阙大师父,他自小看著温涯师父他们长大,待他们就如同亲生孩子,如果有办法肯定愿意试试。果然面色有些犹豫,看著我,“只是这个方法太冒险。”

    “我不怕,只要能够救师父,再不快就来不及了。”师父的手已经没有刚才那麽暖,再晚一会儿恐怕就来不及了。

    七阙大师父咬牙说道,“罢了,如果有罪全是我的罪!犀儿,你的祖上曾经有一位圣女,她双目失明,你知道吗?”

    “知道,我知道她。”青岩一脉隐姓埋名,研究的不正是治疗她目疾的法子吗?手上一暖,是青岩握住了我的手。

    “传说当时她深爱的皇子在战乱中不幸中箭身亡,她就是用了这样的法子逆天而行夺回了他的姓命,但是人救回来,她却失明了。”

    “没关系。”我连死都不怕,更何况只是失明,“怎麽做?”我眼巴巴的看著七阙大司命,他面色有些犹豫,“我听到的只是传闻,却不知是不是真的能行。”

    “那也要试试,”我急得要命,“大师父不要犹豫,快告诉我。”

    “以圣女之血滋养玉璧,圣女之灵召唤亡灵,圣女之体守住亡灵……我的记忆里,是这样写的。”七阙大师父叹了口气,“只怪我当年没有好好问过这件事,具体的也不知道该如何做。”

    “大师父所言不差。”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传来,是令狐沛!

    令狐沛忽然上前,单腿跪在我面前,垂首道,“第十三代圣史令狐沛参加圣女。”

    “你是圣史?真有圣史?”七阙大司命又哭又笑,“传说历代圣史受圣女之命暗中维护大昌社稷,从未露面於江湖,涯儿有救了!”宇文上前见礼,“圣史自古一明一暗,没想到在这里见到暗史。”

    令狐沛向他回礼,看著我,“当时时局混乱,请恕在下没有言明。”

    我摇摇头,“别说这些了,师父要怎麽救,你告诉我!”

    令狐沛点了点头,说道,“七阙大司命所说没错,但是唯独有一点却有些危险。”

    “哪一点?”屋子里的几个人几乎同时发问。

    “圣女已不是一个人,现在腹内所孕育的小圣女还流著另一个人的血,如果小圣女为温涯兄的骨肉再好不过,可谓是天大的助力,双倍的圣力;如若不是,那麽大人孩子都有生命危险。”

    “这……”所有的人都安静下来,刚刚有些希望的人们又陷入了沈默。我却含泪笑了,“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师父的。”

    “真的?”七阙大司命连同一边的温离师父、青岩、宇文同时目瞪口呆的看著我,“你怎麽知道的?”

    我捂著肚子,“母子连心,我觉得应该是。”

    “你……不行,哪有这样就认定的!”温离师父摇摇头。

    “时间来得及吗?如果实在不行,”身後的青岩咬牙道,“我可以……帮犀儿银针落胎。”

    “不用,我说是师父的就是师父的,令狐,你快点说怎麽做?”

    “圣女,属下以为左公子所说的方法可行,如果……”他思索了一下表达方式,“那样实在太危险。”

    “不需要,孩子就是师父的。”我觉得肚子里有一股暖暖的气息在流淌,是不是孩子也在告诉我她是师父的骨肉?“令狐快些安排吧。”

    令狐沛郑重的点了点头,又看著温离师父,“如果我猜的没错,这玉棺中供奉的是上代圣女?”

    “什麽?”我顺著令狐沛的目光看到温离师父,温离师父点点头,“是,我和大哥追查时曾经到了皇陵,看到莲妃之灵是个玉棺,当时我们查到皇帝有意炼长生不老药……”师父看了我一眼,说道,“这玉棺中的人如同活著一般、栩栩如生,我们担心皇帝会打她遗体的主意,就打通了地道,将棺木运出来供於灵犀殿下方。”

    “前世因今世果,温兄为了圣女一脉如此仁义,也合该这棺木能够帮上温涯师父。”令狐沛看著我,“这玉棺是陨玉所制,与玉璧相似,且能够保持身体不腐灵魂不散,温兄进了玉棺相当於多了一半的机会。只是要将老圣女请出玉棺,她的身体会**……不知道圣女”令狐沛犹豫了一下,终是没有说下去。

    我颤抖著由青岩扶起身子,一路走到棺木边,在一边呆呆站著的除了温临风还有谁?“每每到了地宫,我就会梦到一个女子哭,我想,应该是母亲托梦给我。”我抬头看著温临风,“一个人死去这麽多年,身体和灵魂都被困在这样一个棺木里,不老不腐,应该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他闭上眼,浑浊的泪水顺著眼角流了下来,滴落到玉棺上。

    我转过身,眼泪也缓缓落下,声音却没有过的坚定,“请帮我打开玉棺,放我母亲自由。”

    令狐沛点了点头,温离、宇文、青岩纷纷上前,合力推开玉棺的盖子,一张模糊又熟悉的脸出现在我面前,“娘!”我低头看著她,这麽多年,我几乎忘记了她的样子,可是这样见到她的时候却发现她是那麽熟悉。她的面色红润,好像刚刚睡著了一样,温临风已经哭出了声音。

    “事不宜迟。”令狐沛说道。

    我点点头,转身看著宇文,“圣女一族怎样安葬?”

    “火葬,身魂上天。”宇文说道。

    我点点头,“请为我母亲准备一副棺木,先安置好,等我救了师父就火葬,如果失败了……”我咬牙,“请连同我一起火葬。”

    “好。”令狐沛点头,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379.大结局(甜蜜反转he白日喧银h戏)

    确定了对策以後,心反而平静下来。

    “令狐,要怎样安排?”我看向令狐沛。

    他想了想,“首先就是要腾出玉棺,将温兄搬进去,以保护他的身体不衰败下去;其次圣女要放出一些鲜血滋养玉壁,让玉璧充满灵力并与你心意相通,帮助你用灵力救人……”

    “要多少血?”说到这里温离师父突然说道。

    “这……”令狐微微犹豫,“我只是从先祖的记录中得知,血量大小因人而异,与圣女的灵力有关,先祖守护的那位圣女,大概用了一半的血。”

    “不行,太多了,她怀著孕,这样太危险。”温离师父冷声道。

    “师父,我没事,你要相信我──没准我就比原来那位圣女灵力更多呢?别忘了,我肚子里还有一个小圣女,合两个人之力,总比一个人强吧?”我拉著温离师父柔声劝慰,他的眼角还有水光,自小与他一起长大的双胞胎兄弟去世,他是最难过的人吧?

    “犀儿,这样太冒险。”温离师父担忧的看著我,握著我的手凉的吓人。

    “师父不要担心,不是还有青岩在这吗?”我侧过头看著伤痕累累的青岩,他的脸色已经恢复了不少,“青岩是大昌最好的神医,别说一半血,就是再多的血有他也不用怕呢。”

    “真的?”温离师父顺著我的目光看向青岩,我朝青岩眨了眨眼,他目光微动,最後还是说的,“失去一半的鲜血不会危及生命,我会及时用针护住大人孩子。”

    温离师父沈吟了一下,没再说什麽。我连忙问令狐,“还需要做什麽?”

    “随後就请圣女入棺,借助玉璧之力召唤亡灵回体,神将镇守阵法四方,神兽镇守生死门,直到温兄死而复生。”令狐答道。

    “神将?”青岩迟疑,倒是把我的问题给问出来了。

    “传说圣女一族是天上仙女下凡历尘,每位仙女下凡时都会有四位神将追随守护,分别对应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圣女在动用玉璧之力时必须有神将守卫四方。但这只是传说的叫法,实际上次就是四位与圣女休戚相关之人守护四方位,我的祖上就曾是神将,如果我没有记错,宇文兄的祖上也是其中一位。”令狐说道。

    “是,我曾听父亲讲起过,我的先祖就曾做过镇守神将。”宇文说。

    “这就好,这就好。”七阙大司命激动道,“只是这神兽又在哪里?”

    “神兽,我恰好带回来了。”令狐沛转过头,我朝那边一看,站在人群最前面那半人高的大白狼不是白泽又是谁?看到我在看它,白泽嗷的叫了一声跑了过来,我连忙张开胳膊一把抱住它,白泽自小跟著我长大,从来没有这样分开过。这些日子颠沛流离,竟然把白泽给弄丢了,幸亏令狐沛将它带来。

    白泽比我们分别得时候更白了些也肥了些,皮毛溜光水滑,看样子跟著令狐沛没有受苦,它的大舌头不停地舔著我的脸颊,还不停地发出呜咽声。

    “我们就是靠著它才一路寻到你的,白泽很厉害。”令狐沛说著,白泽还呜嗷了两声算是对他的肯定。我破涕为笑,拍了拍它的大头,然後看著令狐,“你说需要两个神兽,但我们只有白泽,怎麽办?”

    “另外一位神兽,只有圣女你能将它召唤过来。”令狐沛看著我,“我曾听闻你在帝都就召唤出过。”

    “青鸟?”温离师父和我异口同声,宇文恍然大悟,补充道,“圣女之血可召唤青鸟。”

    我这才点了点头,是了,之前师父说过,除了我成人、去世时,只要身体的血流出过多青鸟就有可能降临,这是因为青鸟与圣女休戚相关的缘故。

    令狐沛说道,“下面就是四位神将,神将在四方一是守住圣女灵力,使其不散,二是抵御外敌,以免中途有人侵入扰乱阵法;所以在选人上,一是要与圣女十分亲近,二是要武功高强。”说罢环视了我身边的几个人,说道,“不如就由圣女大人亲自安排。”

    我点了点头,转身看著我身边的这些男人,想了想缓缓道,“温离师父,镇守东方,青龙位;青岩镇守西方,白虎位;宇文镇守南方,朱雀位;令狐沛…

    …”咬了咬唇,令狐沛与我算不算得亲近?其他三个人都与我情tongfu妻,可是令狐沛再怎麽说也只是萍水相逢,照拂有加,这样算得上亲近吗?知道自己有点较真,可是事关温涯师父生死,我是如何也马虎不得的。

    “让我来吧。”熟悉的声音忽然从一边响起,我猛地回头,看到人群已经自动的分成了两边,中间一个头戴玉冠,身穿银白锦袍风尘仆仆走来的男人,不是三哥又是谁?

    他匆匆迎上,令狐沛躬身行礼,三哥匆匆说,“爱卿免礼。”就迎面走来,“犀儿,三哥来晚了,让你受委屈了。”

    “三哥……”眼睛里浮起一层泪水,看到三哥时竟有些见到亲人的委屈。幼时相伴、成人反目,在看到他的那一眼,才明白心里面存著的多年以来的恩怨早已烟消云散,只留下当初的情谊,血缘是做不得假的。

    三哥做了皇帝以後,比先前沈稳了很多也成熟了许多,唯一不变的是眼中对我的关切,只需要一眼就知道,三哥就是剩下的那个人,我缓缓道,“三哥镇守北方,玄武位。”

    三哥颔首,站到在其他三人中间。

    我环视四周,转身对令狐沛说,“事不宜迟,现在就安排吧。”

    令狐沛点头,温离师父上前与他共同安排大厅之内的东西,我则被青岩和宇文、三哥等人守在温涯师父身边。我扶著温涯师父让他靠在我身上,用绢子小心的擦著他嘴角的血。他的身体已经很凉了,而且有些僵硬,我死死地压住内心的惶恐,只盼著能够快些将他救回来。

    母亲尸体是由温临风搬出玉棺的,我们都围在玉棺旁边,看他小心翼翼的将母亲抱出来。母亲身体一离开石棺口,原本白里透红的肌肤迅速的发黄收缩,我被温离师父紧紧护在怀里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温临风却像是没有见到一样,只是抱著她干枯的尸体缓缓向外走,边走嘴里边念叨著,“阿芊,你不是说想去东边看看大海是什麽样子的吗?这麽多年,总算有时间了,我这就带你走,我们再也不分开……”他的背影有些佝偻,看上去摇摇欲坠,可走的却又是那样的稳。

    目送著他离开以後,温离师父的手下已经将温临风存储玉璧所用的一尺见方的双龙戏珠青铜鼎取了过来,大厅里的闲杂人等统统退到外面,与据说上万名御林军共同驻守灵犀殿,只留令狐沛共温离、青岩、宇文、三哥和我在里面。

    白泽已经守在了令狐沛与七阙大司命一起窥测出的生门位置,温涯师父的身体被小心翼翼的放进了碧玉棺内。

    青岩手拿著一把我刚刚的掉下的小刀撒了烈酒在烛火下烤过,我看他面露不忍之色便主动伸出手腕,“没事,我不怕疼。”

    青岩抬头朝我笑了笑,“不会让你疼的。”说罢将刀子递给令狐,自己反倒掏出了银针,烤了烤吹凉以後,对准我手臂中间的一处扎了下去,开始那下有点疼,可是後来就变得麻麻痒痒,再後来他问我,“还疼吗?”

    我摇摇头,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好,这银针能保你半个时辰没有痛感。”青岩接过刀拉起我的手腕,将我的手腕向下对著装了玉璧的青铜鼎,咬唇划了一下,一阵冰凉的触感之後,身体中有血液喷薄而出,满屋子升腾起浓烈的莲香味。

    温离师父从身後温柔的搂著我,扶著我转过头,说道,“不要看。”

    我摇摇头,“犀儿不怕。”

    虽然看不见也感觉不到疼痛,可却能够感觉到身体中的热流源源不断的喷泄而出,这种感觉有些可怕,可是想到能救师父又什麽都不怕了。余光中看到宇文、三哥均面露讶异之色,忍不住也回头看,却看那青铜鼎中竟然没有一滴血──血液喷射到玉璧上,全部被吸了进去;更加奇怪的是,鲜血被吸进去以後完全不见玉璧变红,却愈发的碧绿。原本看著普通的玉色变得浮光潋滟,通透得滴出水来一样,不断的散发出淡绿色的光芒。

    我渐渐的觉得有些没力气,脑子中好想被蒙了一层纱一样,面前的东西有些晃动,额头也渗出冷汗来,根据之前的经验应该是失血过多所致。扶著我的温离师父发现了我的异样,连忙低声问,“是不是难受?”

    “没事,有点晕。”太累了,我索姓全部靠在温离师父身上。

    “怎麽还不行?”一直沈默的三哥忽然说道,许是皇帝当久了,说出这句来的时候难免严厉,我都被他吓住了,只能小声安慰,“这不是刚一会儿吗?”

    “这恐怕都要有一半的血了吧?!”青岩也有些沈不住气,抬头看著令狐。

    令狐的额头已经布满了汗迹,看样子担心的也不比别人少,只死死地盯著玉璧,说道,“再等等,记载中曾说“红泪落时方可了”,这……好了!”他欢呼一声指著玉璧,青岩闻言二话不说迅速捏住我的手臂,嗖嗖两针下去,血流一下子停住,又连忙拿出一边准备好的白纱给我缠上,抬手擦了擦我额头上的冷汗,鼓励的笑笑,“辛苦了,你成功了。”

    我点点头,低头看著玉璧,这才发现流淌著浮光的通透玉璧上流著几道血痕,真的像是红色的泪一样蜿蜒的布满玉璧。这说明玉璧已经不再吸血了。

    “还请圣女亲自将玉璧放进去。”令狐沛说道。

    我点了点头,伸手从鼎中拿出玉璧,竟然奇异的感到身子瞬间有冰凉舒服的气息自上而下流过,小腹变得温暖起来,身体也没有之前那麽累了。知道这是玉璧充满灵力的後果,心里更加笃定,拿著玉璧一步一步走到棺木前,放到了温涯师父胸口上。

    众人上前扶起师父让他靠坐在玉棺壁上,我也被扶著进去坐在里面。而温离师父他们也随即到达玉棺四方位置盘腿坐下,因为玉棺太高,我看不见外面的人,只听见他们的动作。

    一切就绪,令狐沛上前俯下身轻声的与我说了一句话,我闻言刹那面颊发烫,还是点了点头。

    令狐退到死门处,他说在青鸟到来之前由他暂守死门。

    众人就位,我驱除杂念,盘腿坐在师父面前,双手扶住玉璧按在他身体上,运气与玉璧中的灵力想通。

    一开始灵力总是不受控制的被吸到我的身上,我连忙又推送出去,反反复复的很是费力,额头上都出了不少汗水。後来渐渐的发现反而只有从我身上流转过的灵力再退回的时候才能透过玉璧送给师父,这才定下心神将玉璧中的灵力一股股的吸到身体中,使其在体内缓缓流淌出一个小周天,然後再由手掌流出,透过玉璧送到师父身体里面。

    微微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师父的面色好像没有那样灰败,贴著玉璧的胸口那里好像也没有那麽硬了,心中一时兴奋,救回师父有望了!

    不知道灵力循环了多久,只觉得整个人都变成了玉璧的一部分,好像能够与玉璧心灵相通一样,推送起来愈发的驾轻就熟。心中只想著“请将温涯师父带回来”,灵力运行的越发的快速有效,师父的头顶上升起了白色的雾气,甚至於,我好想看见了他的手指动了一下。

    有这样的顺利是我不敢想象的,推送的时候不免更加卖力,却不知怎麽的身体好像有些不对劲,小腹下面陡然升起一阵阵的寒。这阵寒意竟然随著灵力的运行在身体里转了一个小周天,我不敢硬加阻止,那股力道被送到玉璧里,再到了师父体内,他身子一动,嘴角流出了一道鲜血。

    我吓得险些叫出来,却感觉小腹的寒意又起,外面猛地传来一阵咳嗽声,是令狐!

    “死门……”他只艰难的说了这两个字便没再说话,我知道死门出了问题。

    生门用来镇厅内邪气,需要凶猛之兽镇压;死门却是为了守住亡灵,不让亡灵流泻,需要灵异之兽守护。现在师父渐渐恢复些气力,亡灵恐怕已经到了厅内,这时原本应该神兽把守的死门对於令狐来说太过艰难。

    屋子里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镇守各个方位的人都些小小的动静,我心里著急却不知道该继续还是该停下去。正在这个时候却听闻白泽叫了起来。

    随即是外面的喧哗声,像是很多很多人同时发出的赞叹,出了什麽事情?我心神不定,更加怕起来,身体内气劲四泄,运行的好好的灵力竟有了颓然之势。

    小腹开始疼痛起来,痛感随著气流蔓延至全身,到了头顶上时我几乎要叫出声来,两行热泪顺著眼角流了下来,面前红灿灿的一片。咬著嘴唇却又听到了令狐竭力隐忍的shenyin声,闭上眼再怎麽努力也无法将五识守住,只觉得手心接触的玉璧一时冷一时热,竟是无法好好的贴服在师父身上了。

    就在这时一声长鸣响起,我睁开眼,惊见头顶上方流光溢彩,硕大的五彩鸟清鸣著盘旋在了头顶上。青鸟来了!

    青鸟在我头顶上方徘回良久,五彩斑斓的羽毛几次划过头顶上方,抚慰般的落在我和师父的头上,它的鸣叫无比悦耳,带著一丝丝清凉静谧之意,身体中窜起的那股寒意竟然渐渐的压了下去,青鸟盘旋了几遭之後就缓缓的落在了令狐的方位。

    这次我终於安下心来。小腹的痛感渐渐的轻了些,我凝神将气息缓缓流转,稳稳的经由身体温热了,通过玉璧传给师父。这一传也不知道是多少时间。

    大厅中安安静静,玉璧中的灵力渐渐的减少,直到最後一丝也进入师父体内。我将玉璧放在旁边,咬著牙将师父的衣裳扒开,随後将自己的也扒开,往前挪了挪,与师父贴在一起,将玉璧放在两人胶叠的双腿之间。

    令狐沛最後跟我说,玉璧灵力用完以後,如果能够“毫无阻碍”的与他身心相贴更好。

    再次与心爱的人这样贴近,心里难得的安定起来。师父的身体温暖了许多,也变得柔软,我知道做到这一步也只能听天命,却也不再想那麽多。chiluo的身体与他紧紧贴在一起,感受两个人的温度胶叠起来。

    是不是我的幻觉,好想感觉到了师父的心跳。

    “左兄这次配的药又比上次香了些,闻起来有些不寻常……难不成加了cuiqing剂?”温涯师父坏坏的说著,手指轻轻的摩挲著我眼睛上的纱布。

    “师父,你不要乱讲啦……”我咬著嘴唇不依,青岩研究的药物很有效,这眼睛明明已经能够看见了,可是他还要坚持改进了药方,让我再敷满一个月,说这样的话才可保障我不留什麽病根。

    “咳,其实,温兄说的没错。”青岩干咳一声,含著笑意说道。

    “左──青──岩──”我咬著牙,要不是眼睛被蒙住,看我打不打他!可是怎麽办,好像这味道闻久了,真是有点让人浑身发热……

    “乖,这味药材对眼睛是极好的,cuiqing只是副作用,先忍忍,敷上一个月就可大好了。”青岩安慰的说著,握著我的小手的大手微动,不安分的搔动著我的手心。

    “你你你!我不依啦,你们欺负我。”我痒的要命又觉得身体很奇怪,扭动身子却被温涯师父牢牢的困在怀里。

    下身忽然一凉,我吓了一跳,死死地夹住了双腿,“啊呀,别……”

    “湿成这个样,犀儿果然银乱不堪呢,”温离师父冷冰冰的声音从身边传来,下身处那大手却没有离开,“昨天才被四个人玩得晕了过去,今天还是想要,可真搔呢……”

    “师父太坏了……”温离师父可不可以温柔点,为什麽每次都要说这样奇怪的话。

    “胎已经稳了,我看犀儿跟我们一样,憋得很难受。”沙哑的嗓音从下面传来……宇文似乎侧躺在我身子前面,袜子忽然被脱掉,有温热湿滑的东西触到敏感的脚心,我shenyin一声,脚趾头都蜷缩起来,“不要,那里……好痒呢……”

    “看起来有个地方更痒吧,才两个月都大了这麽一圈,一只手都握不住了。”温涯师父戏谑的说著,片刻之後因为怀孕而胀大的汝房被握住,有硬硬的手指隔著丝绸肚兜捏住了汝尖儿。

    “啊……”我忍不住挺起身子,却惊觉另一边汝尖也被人隔著丝绸hangzhu吸气来。

    “不要……太……刺激了……”我颤抖著说道。

    忽的感到下身一凉……裤子被脱掉了!chiluo的腿被大手抬起了一边,随即便有湿热的东西hangzhu了最敏感的那处,我shenyin一声,实力靠在师父怀里。左边……左边的汝尖也被hangzhu了,张开小嘴shenyin,却猛地被人hangzhu小嘴,大舌探了进去,与我纠缠起来。

    两侧的汝尖、下身、小嘴统统被热情的嘴巴攻占,我身体软的像水一般,认命的知道今天他们又准备折腾到天黑。

    这样天天白日喧银,不好吧……(剧终)

    番外 吃你(上)18jin

    拥着锦被懒懒的靠在床上,随手拿玉盘中酸甜诱人的牛乃葡萄吃,最近不知道为什麽很喜欢吃些酸东西。

    “夫人,要不要出去散步?”服侍我的小丫头璧笙乖巧的问。

    出去吗?想了想还是摇摇头,现在已经四个月了,肚子有点沈,走起来好累,实在懒得动。

    “又偷懒?”似笑非笑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随後房门被推开,温涯师父背手走了进来,璧笙连忙躬身道,“大宗主。”

    “嗯,下去吧。”师父让她出去,璧笙乖巧的关好大门。身下的床褥一软,师父坐在了床边。玉盘响了一下,随後有清新的葡萄香在鼻端弥漫开来,是师父拿葡萄喂我吗?

    我循着气味张开嘴唇,却听见他咀嚼的声音,“葡萄怎麽这麽酸?”

    “师父好坏!”我不依的推着他,师父却捏了捏我的脸说,“犀儿不乖,青岩怎麽跟你说的,要每天出去走一会儿。”

    “可是都看不见啊,这布遮住眼睛人家不想走嘛。”我靠在师父身上撅着嘴,难得可以尽情撒娇,我可不会放过机会。

    “好了好了,你这丫头近来愈发娇气,是不是想让师父打p股?”温涯师父搂住我的腰,我连忙挥手抓住他的袖子,生怕他真打我p股,“师父老是欺负犀儿。”

    “乖,师父陪着你走行不行。”嘴唇一凉,一颗滚圆的葡萄抵在双唇间,我张开嘴巴任由师父将葡萄推进嘴巴里,咬开薄薄的一层皮,酸甜的汁液充盈在嘴里,好好吃。嘴唇忽然一软,师父吻了上来。柔软而薄厚适宜的双唇贴着我的舔吻,以舌尖描绘着我的唇形。

    腰身被手臂从後面搂住,整个身子窝进宽厚的怀抱里,只有头被那股力道弄得扬起来,下唇一疼,我哼了一声,有灵巧又灼热的舌头顺着小缝探了进去。

    “唔……”嘴里酸酸甜甜的果肉被师父吮着打转,竟然一点点的被他吸了过去,师父好坏啊~我给他吸得嘴里苏苏麻麻,到嘴的美味被这样吸走的很是不爽,我心下一动,学着他的样子吮吸起来。

    师父他……他竟然从善如流的让大舌和果汁都顺着我的力道过来,他的味道混着甜美的果汁随即充斥了我的口腔,他扶着我的後脑深深探入,搅得我嘴里一阵痒,果汁从胶叠的嘴角流出来。

    “嗯……师父……”我躲避着挪开嘴角,他立即锲而不舍的压上,整个身子基本上已经靠在了背枕上,师父顾着我的肚子没有压住我,饶是这样整个人已经被他弄的没了气力,抱着他的後背讨饶,“出去走……”

    师父缓缓停下动作,随後意犹未尽的将嘴角的蜜汁舔掉,热热软软的触感让我後脊背都麻麻的,“小丫头,先饶了你。”

    我吐吐舌头,自从怀孕以後大家对我千依百顺,尤其是救回温涯师父以後,青岩为我诊脉说我需要好好调养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尤其不能频繁房事,以免动了胎气影响肚子里的孩子还有我的身体。

    不能频繁房事,究竟怎麽个频繁法当然要看我,是以最近只要我稍稍示弱他们就有些不太敢进行下去,让我饱饱的休整了一个月,最近整个人越发懒洋洋起来。

    师父的xi稍稍平静了些才拉着我坐起来,随後床铺一轻,他起身走到一边,像是在翻柜子里的衣物,“想穿什麽颜色的?”

    “随便啦,也看不到。”我撅撅嘴巴,青岩一直在闭关研究治疗眼睛的药,为了避免阳光刺激到眼睛,白天都需要纱布把眼睛遮住。

    “呵,好了好了,青岩不是已经说快好了吗,我们先穿好衣服再说。”我鼓着嘴巴任由师父帮我穿好衣服,又抱下床给我穿好鞋,然後边拉着我的手将我带到了梳妆台边,“头发都弄乱了。”

    师父用牛角梳将我的长发理顺便扶着我站了起来。近来我都只在後院这边住着,也不往外面去,是以都散着头发,舒服又方便。

    在院子里走了两圈,温涯师父忽然说道,“阿离正在前堂议事,想不想去听听?”

    温临风退隐江湖以後,温离师父就全权接管了御宗,温涯师父顶着个大宗主的名头却不用管事,温离忙里忙外着实辛苦,白日里基本上没有什麽功夫来看我。

    我一直疑心温离师父怎麽会忙成这样,师父一说也就来了兴趣,却有些担心,“我们可以进去听吗?”

    “自然可以,我们偷偷听,怎麽样?”不用看也知道,温涯师父笑的一定很坏。我连忙点了点头,偷听温离师父议事,想来是很好玩的。

    就这样被师父抱着三两下跳到了不知道哪个地方,师父将我放在一边,又不知道动了什麽机关,就拉着我往里走,边走边说,“呆会儿我们就在议事厅的玉石屏风的後面,声音小一点,不然会被发现。”

    “嗯,放心吧师父,犀儿知道。”我坏坏的笑了笑,拉着师父的手随着他走到了里面。

    没有两步就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启禀宗主,在下倒认为今年可以让外门弟子抽调出人来负责农耕,这样既节省雇佣的钱又便於管理……”

    “嗯……”一声凉凉的回答不是温离师父还有谁,只听得他又说,“曹管事以为呢?”

    “启禀宗主,在下却与张管事有不同的意见,我御宗弟子虽然众多,但仍是武林翘楚,如果要让旗下弟子做那些农桑之事,被其他门派知道了岂不要笑掉大牙……”

    “曹管事说笑了,农耕为根本……”

    “嗤……”温涯师父小声笑出来,我翻了翻白眼,难怪温离师父天天在议事,原来议事就是这样一件事情两个人持不同意见你说一句我说一句,各有各的道理,温离师父却很少打断,只是等他们说完了再抓到他们疏忽的点问个问题,然後两个又一次争论起来。

    “怎麽,无聊了?”温涯师父小声附耳说道,我摇了摇头,其实听温离师父坏坏的提问还挺好玩的。他明明就什麽都知道,偏让两个人争论,似乎要通过他们的争论理清自己思路上的疑虑,然後一步一步的推进,当然与温涯师父快刀斩乱麻的速度不可同日而语,可是细节方面应该会照顾到,算是各有所长。

    师父听我小声的分析这些拍了拍我的脑袋,“不愧是我的徒儿,说的不错。”

    听起来这个议题还要争论一会儿,师父干脆拉着我在旁边一个软榻子上半躺了下来,他坐在我的身边,拿了一块香喷喷的云片糕放在嘴边,我乖乖的张开嘴咬了一口,唔,里面竟然放了玫瑰花瓣,吃起来酥软嫩滑、满口馨香,御宗的厨子比御厨也不差啊。

    “香麽?”师父问道,我点点头,乖乖的吃掉最後一口,师父的手指竟然坏坏的卡在我小嘴里面,我哼了一声想要拉出他,师父却贴在我耳边小声说,“小点声,被听到就不好了。”

    “嗯……”我哼着想要抗议,可是想到前面不远就是温离师父的下属却不敢太大声,拉着师父的袖子完全没有办法。师父的另一只大手却已经从宽大的裙摆向上,大手一扯就将松松的裤子拉了下来。

    下身一凉,我已经要惊叫出声──就在这里吗?两仗外至少有四五个御宗的人在跟温离师父讨论呢。

    “刺激麽?”师父终於肯撤出嘴里的手指,却隔着握住了一侧的丰盈,“犀儿这里越来越大,师父都要握不住了呢。”说着竟然那样rounie起来。

    怀孕以後身体越发的敏感,最近又很少与他们聚在一起,这样被rounie了几下整个人就软了下去,身子从被捏住roucuo的汝尖顶端泛起一阵阵的酥麻,快意几乎让我叫出声来,可偏偏是在这里,不由得暗暗後悔──刚刚还不如在屋子里。

    我这都在想什麽啊?!胡乱的将嘴巴里的东西咽下,摇着头将那些奇怪的念头赶走,却被师父捏住了下巴,“刺激吗,想要吗?”

    “不要啦……人家还没有……人家……嗯……要多休养……”攥着软榻上的薄被胡乱的小声说,却听到师父轻笑,“昨晚上青岩把脉的时候你已经睡下了,他说──胎已经稳下了。”

    “啊?”我的惊讶全部被师父含进了嘴巴里,他高大的身躯已经完全覆盖在了我的身上,含着我的嘴唇柔情蜜意的吻,只叫我整个身子都化成了水一般。身子忽然一凉,柔软的裙子竟然向两侧滑下去,我猛地一惊,自己竟然露怀半躺在议事堂的美人榻上?

    “好美,这边没有咬都挺起来了,是不是很刺激?”师父边说边围在身侧以指尖捏着顶端揉动,我猛地挺起身子,缠着拉住他的手,师父的呼吸好像忽然沈重了,鼻息吹在胸口格外的痒,“小丫头,已经这麽敏感,下面准备好了吗,嗯,准备好让师父c你了麽?”

    还没等我说话,那只大手已经探进了双腿中间!

    吃你(中),18jin

    “呀!”许久未曾被触碰过的娇嫩甫一遭到触碰就窜起了一阵麻,我低呼了一声连忙咬住唇嘴唇,手指禁不住死死地扶着师父的肩膀。

    “好多……水。”师父的声音幽幽传来,脸立刻烧了起来,我庆幸自己现在看不到此刻自己的quanluo的情形,饶是之前在师父他们几个的引导下愈发大胆妄为,也从来没有在这麽多人旁边……虽然有几丈的距离,但是他们好死不死一直在大声争论,那样的声音真的太有现场感,尤其是眼睛看不到耳朵格外敏锐的时候。

    “嗯……”我死死地咬住嘴唇还是忍不住半挺起小腹,师父的手指捏着珍珠捻磨按压,下身一阵阵的发酥发热,我忍得就要疯掉一样,嘴唇都咬疼了,啊啊啊,好想要叫出来!

    “忍得难过吗?小冻还没有碰就这麽多水,真是浪费呢……”我身子一阵,耳边传来的明明是宇文的声音,宇文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在这里,啊啊啊,他站了多久了?这些日子他们都是排好日子一个一个的来,今日竟然连他也到这了,嘤嘤嘤温涯师父,你是故意的吧?

    轻微的脚步声以後,下身的小x处一麻,我颤抖着哼了一声,微凉的指尖让下身猛地收缩了一下,又挤出更多的蜜汁,那硬硬的凉凉的东西在小x口处挑弄了片刻,鼻子忽然问道一股微浓的莲花清香,只是那清香里隐隐含了几分腥咸,嘴唇被凉凉的手指地主,上面滑腻的液体不用想也知道是自己的蜜汁,我死死地咬住牙关,哼,就是不让你进去。

    可是哪手指却很有耐心,只是勾着我的下唇,将手指探入唇内,一番搅弄以後口里已经满是津液,恰在此时小珠处被手指死死抵住,我猛地颤抖起来,不由得张口欲叫,那手指便趁乱探入了嘴里。

    我“呜呜”的轻声哼着,一只手胡乱的在抓住脸上面那人的袖子,是宇文吗,想到宇文那猛烈的姓子就不由得胆颤,可千万别弄出什麽声音啊……

    带我终於从这一轮酥麻中反应过来才後知後觉的发现,小嘴里已经被两根手指搅得天翻地覆。

    那两根带着我蜜汁的手指,约摸是食指和中指,一面不经意的划过口腔内壁激起更多的唾液,一面搅弄着试图夹我滑溜溜的小舌头,我动着舌头胡乱躲避,弄得整个嘴巴都凌乱不堪,片刻之後耳边吹来热乎乎的气,“吸住我。”

    是青岩!

    身子竟然同时被三个男人玩弄着,还是在这样一个半公开的地方!

    几个男人的将我完全搅乱了,分不清哪个是在做什麽,只知道嘴边按着青岩的要求紧紧吸住的时候,下身的小x也被人吸住了,我猛地挺起身子,要不是嘴巴里面有手指几乎要叫出声来。

    对於禁欲这麽久的我来说,这个刺激大的有些吓人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chiluo的胸口处忽然一热,左汝被吸住了!啊啊啊,太大了,我摇晃着脑袋,整个人的感官完全混乱掉了。却没想到右汝忽然也被同时hangzhu,同左边温柔的吮吸不同,他正在以牙齿咬住顶端的红莓向外拉

    意想不到的刺激加入之後,我终於再也承受不住,颤抖着到达了高朝。

    下身收缩着挤出大量的蜜汁,竟然都被那嘴巴一点点的吸进了嘴里,随後柔软又强硬的舌尖竟然不顾我的柔弱死命的挤进了小x里!舌头那柔软又饱满湿热的触感让我脑子嗡的一声,本已到达高朝的身子一下硬硬的挺了起来。窒息,感觉整个人都要窒息了一样,整个身子一阵阵好想飘到了半空,全无着落。

    太多了,实在是太多了。

    随後软的水一样的身子被一双手臂服了起来,我靠在一个带着药香的身子上,小嘴上的手指也撤开了,刚刚的倒弄让我有些失控,嘴里的蜜汁缓缓的流了出来。

    “青……岩……”我张嘴以唇形说着,随後额头一暖,是他吻住了我。

    这个男人为我放弃了魔教的继承权,回来的时候身上好几处伤,师父说是家法。後来青岩跟我说,家族世世代代研究医理,就是为了找出圣女一族逆天之後失明这个天罚的解药,父亲和几个叔叔都很开心,虽然强势的母亲不愿意,终究还是被他给说服了。

    青岩温柔的抚摸着我的脸颊,指尖熟悉的药香让我不由自主的沈迷。可是那指尖的力道却渐渐的有些轻佻起来,指尖在细腻的肌肤上旖旎的抚摸,好想安抚情人那样温存又热烈。

    “嗯……”一点也不排斥这样的亲热,我咬住下唇低低的哼了一声,却听见不远处一个暴怒的男人喊道,“曹管事这是在抬杠吗?我们御宗一向是每三年收一次徒!”

    这个暴喝声让我一下子想到现在自己正呆在什麽地方,身子不由得绷紧,“啧,你看,听到男人说话就收缩的这麽厉害,你说这个小x又多麽浪?”

    温涯师父温柔又fangdang的声音忽然间响了起来,我身子猛地一颤,紧紧抓住了青岩抚摸我的手,声音太大了吧,说这样的话,全部都让人家听到啦?

    “怎麽,怕了?”青岩戏谑的在耳边说,我低声说道,“不要,会被听到。”

    “听到不是更好吗,那样会不会很刺激?”温涯师父继续说着,大手扶着我的右腿向上一抬,我惊觉自己的脚搭在了一个宽厚的肩膀上,那肩膀向前一动,整个下身就这样毫无遮蔽的暴露出来。

    “别……”我挣扎着收回脚丫,却被一只大手捉住,攥在手心里rounie,下身小x口那里随即一紧,有凉凉的软软的水水的东西抵在上面了!我身子一震,“啊啊,那是什麽?”

    下身本能的猛烈收缩,却觉得那个东西在我的收缩下一点一点被搅烂掉,流出了不少粘稠的汁液,虽然已经有熟悉的甜香传来,还是有些不可置信的问了出来。

    “乖宝贝,当然是好吃的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努努笔书阁,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s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